对于部分未知标题和原作者的科学绘画作品,欢迎知道的朋友留言标记!微信:2493712137

自然博物学家- 乔治.居维叶(Georges Cuvier)

人物志 科学绘画 2557次浏览 0个评论

自然博物学家- 乔治.居维叶(Georges Cuvier)

Georges Cuvier (1769-1832)

自然博物学家- 乔治.居维叶(Georges Cuvier)

Georges Cuvier (1769-1832)

乔 治.居维叶(Baron Georges Léopold Chrétien Frédéric Dagobert Cuvier;1769年8月23日-1832年5月13日),法国自然主义者、动物学家和博物学家,是博物学家弗雷德利克·居维叶(Frédéric Cuvier)之兄,在19世紀早期是巴黎科学界的名人之一。乔治.居维叶 1769年8月23日出生于法国的蒙贝利亚尔,1784—1788年在德国斯图加特的加罗林大学读书。1788—1794年在法国诺曼底担任家庭教师。 1795年,在圣西莱尔的邀请下,居维叶来到了巴黎。他被任命为助教,并在很短的时间内升任动物解剖学教授,而且是新组成的国立自然史博物馆的教授。 1796年起为法兰西研究所成员(1803年起为该所终身秘书)。1800年任法兰西学院教授和大学评议员,1806年成为英国皇家学会外籍成 员,1811年封勋爵。1814年选为国务委员,1817年任内务部副大臣,1818年选为法兰西科学院院士,1819—1832年任参议院内政部主席。 居维叶在诺曼底时,利用近海条件,精心观察和解剖了大量海生动物,特别是软体动物和鱼类。提出了“器官相关法则”,认为动物的身体是一个统一的整体,身体 各部分结构都有相应的联系,如牛羊等反刍动物就要有磨碎植物纤维的牙齿,相应的咀嚼肌、上下颌骨和关节,相应的消化道和肢体的结构;而虎、狼等肉食动物则 具有捕捉猎物的相应肢体和消化道方面的结构和机能。他还把已知绝灭的动物化石进行比较研究,运用“器官相关法则”进行整体复原。1796年,他首先指出非 洲象和亚洲象是两种不同的种,猛犸象是接近亚洲象的绝灭动物,北美的乳齿象是一个绝灭动物的新属。
他分折了埃及古墓中的木乃伊 猫,认为自古以来猫如此相似,与现代对应,促使他认为生物进化没有发生。居维叶尽管反对生物进化论,但他认为地层时代越新,其中的古生物类型越进步。最古 老的地层中没有化石,后来出现植物和海洋无脊柱动物的化石,然后又出现脊柱动物的化石,最近的地质时代才有哺乳类和人类的化石。这个观点与近代地质古生物 学和进化论的结论基本一致。他提出了生物“灾变论”,认为自然界的全球性大变革是造成生物群的“大绝灭”,而残存的部分,经过发展又形成各个阶段的生物类 群。这个假说也基本上与现代地质古生物学的结论相一致。
他在1803年出版了《比较解剖学讲义》,首次试图确立人和动物躯体结构 的一定规律,把人类明确地归入脊柱动物一类,并讲清了人类与其他类别的根本区别,这是划时代的进步。他的主要著作还有:《四足动物化石骨骸的研究》 (1812);《按结构分类的动物界》(1917)。
为了纪念居维叶,有许多动物以他的名字命名如:居维叶鲸鱼、居维叶瞪羚、居维叶巨嘴鸟和居维叶虎鲨鱼。还有一些绝灭动物的命名如居维叶南美巨獭。
1832 年5月13日,居维叶因霍乱在巴黎去世。在拿破仑执政时期,居维叶不仅保持原职,而且还被拿破仑任命为一些更重要的职务,如公众教育总监和国会议员等。在 三个不同且对立的政府(大革命时期、拿破仑时期和君主复辟时期)中,居维叶都身居要职,这给他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声望。当居维叶去世时,他已经是法国的一位 男爵和贵族。

自然博物学家- 乔治.居维叶(Georges Cuvier)

法国1969年5月17日发行《十八—二十世纪名人》附捐雕刻版邮票,一套6枚,居维叶为6—6。

学术观点——

居 维叶把生物看作是一个整体,各个部分的形态和功能都统一在生物体中,每一部分的改变都会削弱整体功能的发挥。因此,各个器官就好象是设计或计算好的,为统 一的规则所决定。所以居维叶不相信器官的进化,生物体器官任何的改变都会使生物体无法生存下去。他研究了拿破仑入侵埃及所带回来的木乃伊化的猫和朱鹭,并 未发现它们与其现生的同类有什么不同,居维叶由此证明他的观点:生命形态不会随时间而进化。由于任何一个微小的器官都含有整体功能的信息,那么通过破损残 缺的生物遗体就可以重建整个生物面貌。在通过化石碎片重建生物体方面,居维叶具有非凡的能力,他的许多重建工作被证明是非常准确的。

居维叶把动物界分成四类:脊椎动物、腕足动物、软体动物和辐射动物。在他看来,这些动物彼此之间有着根本性地不同,它们不可能通过进化的中间类型联系起 来。生物体的相似之处,不是来源与同一祖先,而是功能相同的结果:功能决定形态,形态不决定功能。居维叶的观点与同时代的学者相反,例如布丰、拉马克和圣 西来尔认为,生物的形态是可以改变的,并受到外部环境的影响。他们依据退化的、无用的结构和生物体的胚胎发育来反驳居维叶,功能不同的异类生物体可以有相 同的结构。居维叶和圣西来尔甚至于在1830年还进行了一场公开辩论。虽然在当时居维叶被认为在辩论中获胜,但圣西来尔的思想在科学界中仍然大有市场,而 关于形态和功能的辩论一直持续到现代社会中。

也许居维叶最重要的、不朽的贡献是使人们接受了绝灭的事实。在他之前的世纪里,象达·芬 奇和罗伯特·虎克这样的学者都认为,化石是现代生物的遗体。当然,也不乏高明之士,例如布丰就认为许多化石所代表的生物形态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但是其他 研究化石的学者不相信,创造万物并保佑它们的上帝会容许生物随风而逝。这些学者把在意大利发现的猛犸象化石归为汉尼拔入侵罗马时从非洲带来的大象遗体,总 之,在现代一定能在地球的某个角落找到猛犸象的活体。在1796年,居维叶关于化石象发表了自己的见解:对于化石象的研究表明,它们不属于现生象的任何一 种。通过对象的解剖学研究,居维叶认识到,不仅现生的非洲象和亚洲象是截然分开的两个种,而且欧洲和西伯利亚猛犸象也与现生象不是同一个种。

但是,在过去的时光中,这些巨大的四足动物到底发生了什么?居维叶认为,地球是非常古老的,而且在绝大多数时间中地球的环境都与现在相似。但是在周期性 的“革命”发生时(或称为“大灾难”时,但居维叶避免使用这一词汇,因为它带有超自然的色彩),许多生物将被席卷出局。居维叶认为这样的灾难纯粹是自然界 的现象,其原因和性质是地质研究中的重要课题。虽然他是一个新教徒,但居维叶并未明显地把这种“革命”同圣经中的历史事件联系起来。然而他之后的一些地质 学家,例如威廉·巴克兰德宣称,最近的一次“革命”事件就是圣经所记载的大洪水。

居维叶的“革命”理论(也常被称为灾变论)后来被莱 伊尔的均变论所取代。然而,由于对大绝灭极其原因的研究,灾变论又重新抬头,特别在解释地球上生物的巨大变化如白垩纪——第三纪绝灭事件时,成为人们喜欢 采用的假说。至少在现代进化理论中,综合了居维叶的见解和居维叶反对者的学说。

自然博物学家- 乔治.居维叶(Georges Cuvier)

Voyages Tuna Fish (1860)

居维叶与拉马克——
拉马克(Lamarck,JeanBaptiste,1744~1829)和居维叶是同一时期的法国生物学家,被后人称之为提倡生物进化学说的先驱者。
作为一个最先提出所谓生物进化学说的生物学家,拉马克本人并没有用过“进化”这个词,直到拉马克死后又过了一代人的时间,这个词才开始使用。拉马克在 1800年就生物形态演变问题提出了这样的观点:生物发生改变是由两种因素引起的,一是生物内部的生命力,二是特殊的环境影响。换句话讲,动物形态的改变 是由它的内因和外部环境决定的。为什么动物会适应环境呢?拉马克用“获得性遗传”的概念解释了这一点:动物因为环境的改变而形成了新习惯,新习惯的形成使 动物的结构发生了改变,以后这种改变又传给了后代,经过很多代以后,才能看到这种变化。在拉马克提出这个观点之前,生物界一直认为生物是不可能变的,生出 来是什么样,就一直保持原样。
以居维叶为首的物种不变论者与拉马克展开了一场生物史上的大争论。居维叶提出:按照拉马克的理论,各种类型的动 物之间应该有些过渡类型,才能说明生物逐渐变化的过程。但在拉马克那个时代,古生物化石的研究还很零散,拿不出多少证据来证实生物变化这个学说。争论的最 后结果,当时的人们没有接受拉马克的思想,居维叶的物种不变理论继续统治生物界。50年后,达尔文根据生物的地理分布,动、植物在家养和自然条件的不同变 化、动物形态学和胚胎发育等方面的大量证据,证实了生物是可变的,比拉马克更科学地解释了生物变化的原因:是自然选择的结果,使生物发生了适应性的变化。

自然博物学家- 乔治.居维叶(Georges Cuvier)

SKELETON OF AN EXTINCT SPECIES OF ELEPHANT NEARLY ALLIED TO THAT OF INDIA (1837)

自然博物学家- 乔治.居维叶(Georges Cuvier)

Quebec Marmot Squirrel and Rat (1834)

居维叶与科学绘画——
居 维叶的自然史著作“The Animal Kingdom, Arranged According to its Organization and an Introduction to Comparative Anatomy, With Figures Designed after Nature. London, G. Henderson: 1834-1837”包含大量精美的科学绘画作品。小站的一位管理员正是从一副偶然收集到的1840年代居维叶著作中的昆虫科学绘画开始,逐渐了解并进入 到科学绘画的广阔天地中。(下图为居维叶1940年代版本中的两幅作品。)

自然博物学家- 乔治.居维叶(Georges Cuvier)

Giant centipede & related arthropods (1840s)

自然博物学家- 乔治.居维叶(Georges Cuvier)

Coleoptera (1840s)


喜欢 (6)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